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快乐家庭俱乐部

快乐家庭俱乐部

结婚,是代表喜庆。婚后发现妻子外面有人,则是不幸,而当你发现和你妻子好的男人中竟然都是亲人,那么就更加悲剧了。但是,如果你能正确的观念看待这个问题,也许这就是一种幸福。我就是这样过来的,现在很幸福
——题记
这话要从九五年说起,那时我二十七岁,结婚四年,妻子叫史小莹,和我同岁,长的还算可以。刚结婚那阵很幸福,夫妻恩爱,她对我父母也很孝顺。可是,一年后我发现她对我有些冷淡,但我也没多想,也许是时间长了,感情疲劳,这也属于正常现象。可是,有一天晚上,她半夜才回家,显得很累,倒床上就睡,我想办事,她没答应,我很心灰意冷。等她睡熟后,我用手一摸,阴道潮湿湿的,明显是在外面做爱了,我不由得心里一沉。
当天夜里,我彻底的失眠,眼前总是浮现妻子和别人做爱的情景,心里难受极了。究竟是谁呢?我猜不到。我想了很多的人,如我的哥们、她单位的同事、我家的邻居和她家的邻居等等,但看起来都不像。那么是谁呢?我想我要对她一定要多长个心眼,要不被骗了都不知道。我开始下定决心,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,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。
第二天一早,妻子起来,看到我坐在茶几旁,那烟灰缸满满的烟头证明我一夜未睡。她笑了,笑的很妩媚,说:“看你,就这点出息,没让你弄那事就这样。”走过来吻了我一下,说:“今天晚上给你,等着我哦。”说完开始打扮,又是花枝招展的走了。我的心更乱了,一股无名大火从脚底一直烧到头顶,心里骂着:“你这个臭婊子。”
我一向不是冲动的人,要想了解妻子的外遇,必须先让自己冷静下来。在我半夜吸烟的时候,一个完美的计划已经形成。虽然一夜未睡,但想起妻子的外遇,我却很精神。来到电子城,买了三个微型探头。现在的服务就是好,上门安装,并且还能按着我的要求,安装的很隐蔽。这样,我家里客厅、卧室和书房都有了我的间谍。接下来,就要看我如何给妻子下套了。
傍晚,我给妻子打电话,说单位小张的父亲死了,他在家里办理丧事,而他的差事暂时要我去做,出差到很远的一个城市,大约是一个星期才能回来。妻子听了马上显出兴奋的样子,但也装模作样的说了几句要我路上小心的话。我心里暗骂着,你这个婊子,还不知道我家里已经安装好探头了吧。等着瞧,我回来看到你和谁,我就和你这个婊子没完。
为了表演的更加逼真,我向单位请了假,真的去了我说的出差的那个城市,还特意买了当地的手机给妻子打电话,谎称到了这里业务很忙,经常要打电话联系客户,所以买了这个手机。这个婊子真的好骗,竟然相信了,还在电话那头告诫我不要找女人。妈个屄的,你在家找男人可以,而我在外面找女人不行!去你妈的,你要是不提醒我还忘了。于是在这一个星期,我也没闲着,天天做新郎,玩了个真爽。
转眼一个星期就到了,回家后先给妻子打电话,这是以往的习惯,这次我也不例外。妻子接到我电话后她说早就想我了,盼我早点回家。我心里骂道:这个婊子,这一个星期,不知道让那个男人肏成什么样了,还他妈的和我装蒜?!去你妈的吧,等我回家看视频,看到你淫荡的样子,我绝轻饶不了你。我虽然坐的是直达列车,但总感到速度很慢,恨不能一下子飞到家里,归心似箭啊。
回到家后,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,把这些天录下的视频从头看起。视频忠实的记录了发生的一切。一开始,我看见妻子进门穿拖鞋,门口露出两条男人的腿,我的眼睛立刻瞪圆了看,我到要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是谁?可这个男人进来后我就失望了,原来是岳父。接下来又进来四个男人,我的心彻底的凉了,看来我想看到的一幕能出现了。原来再进来的四个男人有我大舅子、小舅子,还有妻子的亲娘大舅和二舅。我想他们一定是到我家串门,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冤枉了我妻子。
没想到,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令我目瞪口呆。只见我妻子嬉笑着,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,不一会就脱了个精光。而这些亲人也嬉笑着,把衣服脱了精光,接下来就是轮番和我妻子做爱,我看到每换一个人,妻子都露出很享受的样子。
紧接着,最淫荡的,最难看的,最让我受不了的,也是令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出现了。就在我那张二人床上,岳父仰面倒下去,两条腿弯曲在床下。妻子骑了上去,用手扶着鸡巴插进阴道里,然后俯下身子,把屁股高高撅起。妻子的亲大舅走到后面,扶着鸡巴向里插,因为探头的角度关系,看不到他是和岳父插进一个阴道里还是屁眼里。大舅子跪在床上向前移动,来到妻子的脑袋旁,用手拨开秀发,妻子就一口含住大舅子的鸡巴。小舅子和妻子的二舅也仰面倒在两边,妻子伸出手,一边握住一个鸡巴,开始上下套弄,随之妻子的大舅开始有节奏的抽插,我大舅子一边抽插,还一边抚摸着我妻子的脸;下面的岳父也在向上顶着,而两旁的妻子的二舅和我小舅子,则一边享受着手淫的幸福,一边在我妻子的奶子上乱捏着。
这他妈的叫什么事?这明显的就是乱伦中的淫乱!我怎么找了一个这样家庭的妻子?我开始头皮发麻,无名的大火直冲到脑袋顶上。我看到小舅子射精了,然后是妻子的二舅也射了,之后都停下动作。妻子坐起来,满嘴的精液,嘻嘻的笑着,拿着我的枕巾擦拭着下体。他们嬉笑着,说什么也听不到,因为我没装录音。说句实话,我不得不承认,虽然很憎恶他们,也很恶心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鸡巴硬了,也许是太刺激了缘故吧。
正看着视频,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,我连忙关掉视频。进来的是妻子,她见了我很高兴的样子:“老公,你回来啦?”我不冷不热的说:“是啊,我回来了你不觉得意外吗?”妻子问:“你啥意思?”我说:“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是想和你离婚。”我的话音不大却单刀直入,妻子疑惑的看着我:“别开玩笑了。”我说:“不开玩笑,真的。”妻子见我是认真的,有些慌神:“为什么?”我仍然很平静:“为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?”妻子瞪大眼睛若有所思:“我……真的不知道。”
我漫不经心的打开视频,妻子一下子就瘫软的坐在了地上。我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妻子不做声,把头低下。我说:“这回你明白为什么离婚了吧?!”说完我潇洒的站起来,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,这事就烂在我心里,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”妻子从地下站起来,看了我一眼,默默的走进卧室拿出手机。我只听见她说:“大舅,完了,我老公知道了我们的事了。”然后又听见妻子“嗯,嗯”几声,才把手机关了,然后对我说:“一会我妈来。”我没有做声,心想:别说你妈来,就是当今的国家主席来,这婚也是离定了。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听外面有人敲门,妻子去开门,一共进来四个女人人,都是妻子家的人,有我岳母,有大舅子的妻子曲婧,还有老姨,另外就是那天在妻子后面抽插的大舅的女儿,名叫黄波。看起来来头不小,我很纳闷,来了这么多人干什么?这可是难以启齿的事。岳母看看我已经很难看的脸,什么话都没说,拉着我妻子走了。这时家里只剩下老姨、嫂子和黄波,加上我一共四个人。我想她们肯定是来当说客的,难道她们也知道了这件事了吗?我的心里一翻腾,莫不是她的家中很乱吗?先别管许多,听她们对我怎么解释吧。
老姨先说话了:“哟,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的,还要离婚?”嫂子也说:“就是的,男女之间有点这事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听到这里我更加迷惑了,怎么她家不把这事当回事呢?这时黄波说:“姐夫,不如我们玩一会吧。”曲婧和老姨说:“好好,我们玩一会吧。”三个一起扑上来,黄波上来就抱住我亲嘴,曲婧把我的手直接放在衣服里奶子上,老姨则脱我的裤子。
我立刻蒙了,这是怎么回事?要说这三个女人,都很漂亮。老姨比我大九岁,已经三十六岁的半老徐娘,长的微胖,圆脸,大眼睛;嫂子比我大一岁,皮肤特别好,白白净净的,也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;而黄波才二十二岁,是绝对的美女,瓜子脸上五官端正,长得很秀气,身段也很苗条。其实这三个女人我都很爱慕,总是想能和她们做爱,一定是很爽的事。没想到,今天这三个女子主动要和我玩,这也太突然了吧?但看到她们主动的样子,我也忍受不住,鸡巴早就硬如钢铁了。
不一会,我让她们脱了个精光了。老姨说:“哇,好漂亮的鸡巴啊。”哈下腰用嘴含住。然后她们自己把衣服脱光了,一丝不挂,霎时间,屋里一男三女都赤裸裸的。老姨问:“外甥女婿,你想先和谁玩?”曲婧说:“先和我吧。”一下把我扑倒在地,抱住我亲嘴。我这时已经不能把握自己,鸡巴早就硬的像钢铁。老姨又一口含住我的鸡巴,脑袋上下动弹。而黄波则趴在曲婧的两腿之间,舔着阴道。我再一次被这景象震惊,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摸这个,再摸摸那个,身上好像有一万只虫子在爬,恨不能长三个鸡巴,一起肏她们。
“来,上吧,你鸡巴上都有水了。”老姨松开嘴,搬着我的身子。“姐夫,我嫂子这里也有水了。来。我来帮你。”黄波攥紧我的鸡巴送进曲婧的阴道里,我霎时间脑袋里一片空白,身子不由自主的上下颠簸起来。老姨和黄波倒在两旁,一人一只手摁住我的屁股,帮着我使劲,而脸贴在曲婧脸庞,伸着舌头等我亲吻。这时的我已经不能自己,嘴不停的在三只嘴上游荡,双手在老姨和黄波的屁股上揉搓着。这是我第一次这样3P做爱,又是三个美女,根本挺不了时间太长,还没到两分钟,精子突突的在曲婧阴道里射了。
接下来,三个女人并不着急。黄波搂住我,说:“姐夫,该我的了。”曲婧笑着:“嗯。”了一声,弯腰含住我的鸡巴,动作和刚才老姨一样。而老姨却爬下去舔黄波的阴道。过了一会,黄波就开始哀求,要我上。但我刚射精不久,鸡巴暂时还硬不起来。老姨说:“别着急,再等一会。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我的鸡巴终于在曲婧的嘴里硬了。于是,由曲婧用手把着,放进了黄波的阴道里。又和刚才做爱的姿势一样,曲婧和老姨躺在两边,不同的是,刚才黄波的屁股很小,老姨屁股很大,我揉搓的是一大一小的屁股,而现在这两个人的屁股都很大,摸起来都很有手感,外加上嫂子的皮肤好,那屁股很滑嫩,我不禁来了激情。但毕竟我刚才射了一次,所以这次做了很长时间才射精。
这时我发现,我很害怕连续作战,因为连续射了两回,鸡巴已经软的如海绵了,说:“让我休息一会。”老姨说:“嗯,射了两回,应该休息了,一会该我的了。”曲婧说:“我们上床唠嗑吧,地下有点凉。”于是,我们四个人赤裸裸的进了屋,坐在我的床上。黄波笑着问:“姐夫,刚才舒服吗?”我面对这三个女人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曲婧说:“我就说过,其实男女在一起,有点这事没什么。”我仍然不知道说什么,怒火早跑到九霄云外了,毕竟我也有不齿之事了。我虽然没有说话,但手始终在三个人身上摸索着,表示对她们话的赞同。我还是有些不解,问:“你们家怎么会这样?”于是由黄波先开始讲家族乱伦的历史,曲婧和老姨在一旁补充着。把我听的目瞪口呆。
原来,改革开放后,大舅首先下海经商,挣了不少的钱。后来听说外国挣钱来的快,就办理护照带着全家四口人来到了日本。这日本是什么国家,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国家。不久,大舅出于好奇的心,嫖了几个日本姑娘。大舅妈知道了很生气,也在外面找了一个日本男人,并且打得火热。而这个日本男人,是一个邪教的头目,于是把大舅一家人引向了乱伦,并且发展了组织。
大舅知道了大舅妈的事,很是烦恼,找那个日本人拚命。没想到那个日本人身边有保镖,把大舅绑架了。他们并没有为难大舅,而是把他带进一个很大的房子里。大舅一进这个房子里就傻眼了,里面有百十于男男女女,都光着身子,任意做爱,就像在家一样,有的还相互交换。这是什么地方?大舅真蒙了。那个日本人笑着介绍说:“我们这里叫快乐家庭俱乐部,欢迎你的到来。”说完让人把大舅松绑了,继续说:“我们这里这里就是天堂,不分岁数大小,也不分辈分,只分男女,只要有性的要求,随便做爱。”日本人看了看大舅,说:“黄先生也去玩玩?”大舅很是迟疑,却又按不住激动的心情,问:“这一次得多钱?”日本人哈哈大笑说:“这里是不要钱的,都是无私奉献,你现在就是丈夫,而她们都是你的妻子,随便你找谁都行。”大舅半信半疑的走进去。而那些女人一看到来新人了,早过来六七个把大舅团团围住。那天大舅玩的十分开心,也没拿一分钱的嫖资。
事后,日本人介绍说:“黄先生,我们这里就是性的天堂,不管男女都是快乐的使者。”然后神秘的告诉大舅:“我们这里有很多人都是一家的。”大舅仔细的听着。日本人又说:“这里有母子、有父女、还有兄妹姐弟的。但是,到了这里就不分亲人或辈分,都是丈夫和妻子。只要有了性的要求,就别管对方是谁,都可以做爱。”说到这里,日本人用手一指:“看到那个了吗?那女是我的妈妈,和她做爱的小孩是我的儿子。那个是我的弟弟,身下的女人是我的女儿。我的妻子在那里,肏她的人是我的岳父。孩子的姑姑在那里……”大黄的脑袋一片空白,他今天算是真的见识了日本这个色情国家了。
日本人接着说:“你不找我,我也要找你的。”看了看大舅,接着说:“因为我们这个快乐家庭俱乐部在欧洲已经迅速发展了,但是中国还没有。我想在中国也发展一个这样的俱乐部。于是,我看好了你的家庭。黄先生,你看怎么样?”这时的大舅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感染着,就点头答应了。日本人笑着用手一指,说:“你看那里。”大舅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角落里,大舅妈和两个女儿黄波、黄鹤正在和一个男人亲热。刚才因为人太多,大舅根本没有看到这娘三个,而这娘仨却看到大舅做爱情景了。这时的大舅早被这气氛感染,他被这乱伦的色情俘虏了,鸡巴再次硬了起来。
日本人拉着大舅走过去,对那个男人说:“你去找别人玩。”那男人很听话,走到一边搂住一个少女,说:“好女儿,让爸爸玩玩。”于是这对父女搂作一团。日本人笑了笑,对大舅说:“来吧,和你女儿们玩玩。”大舅妈、黄波和黄鹤也不畏惧,走过来笑嘻嘻的,黄波说:“爸爸,你也来了。”这时的大舅早已淫心荡漾,当下就搂住两个女儿玩弄起来。而大舅妈则和那日本人搂在一起,就当着大黄的面开始做爱。
事后,日本人把大舅全家叫到跟前说:“现在正式宣布,中国快乐家庭俱乐部分店成立了。”然后又郑重的说:“因为中国是个很封闭的国家,乱伦的事情会严加封锁。我希望你们回国后,能让你家的亲戚都参与进来,人越多越好。但把话说回来了,做事一定要小心,不喜欢的人千万不要拉他入伙,以免被公安抓到。”此时的大舅早胸有成竹,说:“好,你放心,我一定把事情办好。”日本人很高兴,说:“现在我正式任命你就是中国大陆快乐家庭俱乐部的总经理。”当时还给大黄颁发了一个经理的证件,还有一部印有《会规》的书。于是就这样,中国大陆快乐家庭俱乐部在日本就成立了。
回国后,一开始大舅一家并不敢乱来,而是全家出洞,假借谩骂日本色情为名,四处转播乱伦。说的时间久了,大家的心都蠢蠢欲动起来。首先就是单身的小舅子和岳母做爱了,大舅子看到岂能放过亲妈妈?当下两个儿子一起上了亲妈妈。而嫂子知道后,也不甘寂寞,勾引老公公得手,之后我的妻子和大姨子也加入其中。但这些事情,大舅根本不知道。
而黄波和黄鹤两个妙龄美少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,先是勾引老姑父上钩,故意让老姑发觉,然后大舅进行开导,于是很轻松的上了自己的亲妹妹。大舅又用同样的手段,来说服我岳母,才知道原来家里早就乱伦了。这里就不必细说了,二姨家、三姨家、二舅和老舅家,也先后开始乱伦。大舅一游说,都愿意加入这个俱乐部。最可喜的是,姥姥都七十多岁了,也被拉入伙。我妻子向来不堪寂寞,把他大爷家的三个姐姐拉入伙,同时把同事也拉进来几个。岳母他们姐几个和大舅哥三个,还在社会上拉来几个男女。不到一年里,这个中国大陆快乐家庭俱乐部壮大起来,也有一百多人了。
说到这里,老姨问我:“你愿意加入我们的俱乐部吗?”我一听能和许多女人做爱,早就兴奋起来,马上答应了。黄波说:“姐夫,俗话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,我们这里是有规矩的。”我说:“我知道,就是不能说给外人。”曲婧说:“嗯。还有一点,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别人做爱,一定要想得开些,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,这里不分什么长辈小辈,也不分亲戚,这里纯男女关系,也就是夫妻关系。”我一听就更兴奋了,连忙点头答应。见我答应的这样爽,黄波打电话,说:“爸,成了。”那边大舅说:“明天中午来,让你姐夫来,举行入会仪式。”看起来这个俱乐部很正规。黄波说:“我们这个俱乐部已经成立三年,前两年进了不少的新人,今年只有你是新人。姐夫,欢迎你。”我这才知道,我结婚四年,而妻子已经入会乱伦淫乱了三年了,这三年里她不知道让人肏了多少回了。
“好了,现在该我的了。”老姨说。“嗯,姐夫的鸡巴又硬了。”黄波笑着说。说话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,又听了这样精彩的故事,鸡巴想不硬都难。于是,和刚才一样,又和老姨又做了一次。我这是第一次和长辈做爱,旁边又有两个美女相陪,心里自然高兴,大约做了半个小时,才把精子射进老姨的阴道里。眼看着天已经黑了下来,我也困了,于是我们四个人倒在一个床上睡着了。
第二天一早,我起的最晚,看着她们三人已经穿好衣服了。我想起昨天的事,仍然在兴奋中,一会搂老姨,一会摸曲婧,一会亲黄波,还想做爱。老姨说:“别做了,中午还要去入会仪式呢,到时候有你做的。”黄波也说:“是的姐夫,那里有你忙的。”曲婧笑着说:“就怕你受不了呢。”四个人有说有笑,不一会就到了中午。
记得大舅刚回来的时候,妻子总是羡慕的说:“我大舅在日本挣了很多的钱。”今天我是领教了。坐着出租车进了百花园小区,在一个别墅前停下。下了车,黄波说:“到了。”我一看这别墅果然华丽,用手掌宽的板皮搭建的院子栅栏,足有五百多平米,院门楼是朱红色,上面有对联,因风吹雨淋已经看不出什么字迹。里面是红砖铺成的过道,两边各种花卉争相开放。别墅是二层小楼,有点像日本电影里演的那样。我四下望去,几乎都是一样的别墅,我知道有钱的人才能住在这里面。
我们来到门口,一按电铃,原来是遥控门,里面操控,不用人出来打开。走进去,我傻眼了,我想我的表情就和大舅在日本第一次进入房间是一样的。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庞大的客厅,楼梯在中间,螺旋而上。客厅里站满了人,黑压压的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。这里大多我都认识,有妻子家的亲戚,还有几个是我家的邻居和妻子的同事。但这里的情景和我想像的不一样,这些男女都是衣冠楚楚,并没有光着身子做爱,鸦雀无声,眼睛都看着我,把我看得直发毛。四下望去,却不见妻子和岳母,岳父也不在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嫂子一拉我,小声说:“到这里。”我这才看到靠北墙边,一个很大的沙发里,正端坐着大舅,显得威风凛凛。身边站着一个老太太,正是妻子的姥姥,慈祥的看着我。左手边有一张小桌,上面放着电脑,坐着的是大舅的二女儿黄鹤,美丽的面容,也在看着我。老姨说:“跪下吧。”我就跪在大舅前面不远一个棉垫子上。大舅看看我,然后郑重其事的说:“现在入会仪式正式开始。”我想:还真挺正规的。
简单的介绍一下,入会仪式也就是大舅宣布,这个快乐家庭俱乐部又招收一个新的会员。然后问我愿意加入这个俱乐部吗?我说:“愿意。”旁边的黄鹤就站起来,用那袅袅动人的声音念《会规》,也就是这里的纪律,无非是什么对外要守口如瓶,对待这里的会员要像家里人一样等等。最后问我同意吗?然后,黄鹤拿起一个表格,上面都已是填好的,让我签字。之后要我发誓,黄鹤念一句,我跟着念一句,有点像入党时的情景,誓言大多都是诅咒的话。最后,大舅拿出一大碗鸡血,倒进一桶白酒里,搅合开了,在场不分男女都拿一两的酒杯斟满,大舅说:“好,现在我们这里的人,不分辈分,不分年龄,都是夫妻。为了我们夫妻和睦,干了。”大家把酒喝下去,于是我就成了快乐家庭俱乐部的一员了。这里就不详细说了。
仪式完毕,屋里开始有说话的声了,乱哄哄的,听不出来个数,大多数都来和我握手,说欢迎我。只见岳母、岳父和我妻子从楼上走了下来。看到妻子的脸红扑扑的,就知道她在楼上也跟我们一样喝酒了。三个人走到我面前,妻子拉住我的手说:“老公,欢迎你。”我摸摸妻子的脸,有些愧疚的说:“对不起了老婆。”黄鹤笑着说:“姐夫应该摸这里。”把我的手直接摁在妻子的裆部。我不好意思的把手缩回来。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说:“还不好意思了,看我的。”手直接伸到妻子的裤子里,坏笑着说:“多肥的屁股啊。”旁边人哈哈大笑,妻子气的在他裆部捏了一把说:“别说我把你鸡巴捏下来。”我尴尬极了,但看到别人都在笑,我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大笑起来。
这时,大舅妈说:“大家静一静,听我说。”客厅里果然静了下来。大舅妈说:“我们这个俱乐部从成立那天起,有母子做爱的,有父女做爱的,还有兄妹姐弟做爱的,大家看过女婿和岳母做爱的没有?”客厅里立刻喧哗起来,都说:“还真没有啊。”于是就有人说:“来来,我们就要看看岳母和女婿做爱。”岳母红着脸说:“做就做,还能怎么的?”黄波笑成了一朵花,拿来被铺在地上,说:“来来大姑,就在地中间。”有些男女嬉笑着把岳母按到在被子上,岳母笑呵呵的说:“我自己脱,我自己脱,别把衣服扯破了。”这边也有男女为我脱衣服裤子,不一时,客厅里只有我和岳母两个人光着身子。
岳母长的很胖,能有一百六十斤,并且长的很丑,脸胖的就像臃肿,一双小三角眼,倒在那里好像一只打足气的头号皮球。但那两只大乳房是真的大,耷拉在腋下,也算迷人。说句实话,这样五十多的老太太,我真的有点反胃。我加入这个俱乐部,只是想玩玩年轻的女性,毕竟妻子家的亲戚中还有几个有姿色的,但我从来没想过肏我的岳母。
见我不动,大家误以为我是第一次来,不好意思。妻子走过来,笑容满面的说:“肏我妈吧,这里就是这样,别不好意思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这时,我才想起刚才黄鹤念的《会规》中就有这一条:“不管对方是否俊丑,如有要求,必须要满足对方。”于是我大笑着说:“别推了,我自己上。”旁边的人一阵喝彩,我就扑了上去。妻子走过来蹲下身子说:“怎么还没有硬?”伸出手为我套弄,不一会我的鸡巴就硬了,由妻子握住鸡巴,慢慢的送进岳母那肥大的阴道里,我也不管许多了,开始上下翻飞。旁边又是一阵喝彩声。老姨叫道:“我都受不了啦,我们也弄起来吧。”于是,客厅里乱套了,不分男女都急急的脱衣服,不一会满客厅里都是赤裸裸的,到处都是做爱的唧唧声,到处都是女人的呻吟声。
我看到,大舅正压着他的二女儿黄鹤;大舅子和我大姨子在一起;小舅子和老姨早高潮连连;岳父上的是老舅妈;二姨夫和三姨做爱;嫂子和三姨夫搞的火热;二舅和二姨是老汉推车;老舅趴在黄波身上:老姨夫的鸡巴插在二舅女儿黄莹莹的嘴里,而我的妻子正和一个老头浑身冒汗……一片淫荡。我发现,这里是女多男少,剩下的女人也没闲着,在一旁,不是帮着推屁股,就是舔着做爱的地方,再不就是一旁自摸呻吟。这情景,我想只能在色情电影里能找到,但这确确实实的展现在我面前。实在是太刺激了,我不禁在岳母身上加大力度,不一会就把精子射在岳母的阴道里。过了一会,这些人一个个的都结束了,但还仍然回味着刚才的情景,嬉笑着,相互摸索着。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大舅一声令下:“第二回开始。”大舅把七十多岁亲妈按到就肏. 立刻。客厅里又乱套了。大舅子把我推到一边,说:“我也学我大舅,和我妈肏屄。”当即和也做起来。按着这里的规定,自己的刚才交配被别人占了,可以找其他的人,可我不懂,傻呵呵的坐在那里看着大舅子和岳母做爱。还好,二姨和三姨过来说:“外甥女婿,我们一起来。”说句实话,二姨长的还行,但也显老了。那三姨长的还不如岳母,一只眼睛还有点斜。但此时,我也不管许多了,也学着别人的样子,轮番和二姨、三姨做爱,到也十分有趣。这时,我看到有些男人,特别是像岳父这样的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不行了,凭你黄鹤和黄波这样漂亮的姑娘撸,还有含着,鸡巴就是硬不起来,只能摸不能做爱,毕竟老了,但也情趣盎然。
我们一直玩到深夜,在这一天里,我竟然又射了三回,第一次是射在岳母的阴道里,第二回和二姨三姨轮番做,我还是选择了漂亮一些的二姨射的。没想到三姨却不依不饶起来,非要我在她那里射。我闭着眼睛,只把三姨当成妙龄女郎肏,最后也射了。射完后,我看见许多人和我一样,都精疲力尽,浑身的汗水,坐在那里呼呼直喘。
回家的路上,妻子对我说:“这两天你真行,我妈、我二姨、我三姨和我老姨,你都弄了,还弄了我嫂子和我表妹。”我开玩笑的说:“呵呵,我真不知道现在怎么称呼你了。”妻子呸了我一下,说:“你叫什么都行,叫女儿、叫妹妹、叫姐姐都行,只要你快乐。”听了妻子的话,我才真正的感受到什么叫快乐家庭俱乐部。
事后,我了解到,快乐家庭俱乐部不是天天聚会,只有在星期天下午才聚会一次,也许是避人耳目吧。平时的会员可以单独聚会,只要找到安全的地方就可以。我这次入会仪式正好是星期天,按规定也就是星期天才可以招收新会员。
我必须要说清楚,那天我设一个套在家按探头,欺骗妻子出差。那天妻子真的没有看出我的伎俩,妻子是一个强烈需要新鲜感的人,他见我出差不在家,就有了新的想法,想找最亲近的人在我家里做爱,在我床上做爱觉得很刺激。而她最亲的人就是爸爸、哥哥、弟弟,还有大舅和二舅,就都找来了。于是,我就看到了那不堪的一幕。后来妻子看到视频中的一切,知道暴露了,马上通知了大舅,于是大舅和几个主要成员商议,不如勾引我上套,也加入这个组织。接下来才有的老姨、嫂子和黄波和我做爱的情节。这里,就不多说了。
话说我们这些快乐俱乐部的人,在外面也和正常人一样,需要上班工作,只有到了俱乐部里才把性放开。第二天,我正常上班,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,谁也看不出我昨晚的性爱。到了下班的时候,妻子打来电话,让我到她妈家吃饭。我当然明白吃饭是意味着什么,不就是做爱呗。这里我必须说一个词“修炼”!这词是在快乐家庭俱乐部专用词,也是暗语,意思就是性交,妻子再三嘱咐要在她妈家“修炼”。说句实在的,去岳母家很难心,她家除了嫂子漂亮外,就没有好看的了,特别是岳母,看着就有点恶心。但想到《会规》中的纪律,我还是去了。
到了岳母家一看,人都齐了,就差我连襟一个人。原来这俱乐部很特别,在岳母那一辈的,几乎都是两口子加入。而到了我这辈的,只招收男性两口子,而对女性则不然,女婿是不许加入的,所以在岳母家“修炼”没有我连襟。我也是女婿,本来是没有我假如这个组织的份,可我发现了这个秘密,才破格收入的。这让我马上想到了,那天的场景为什么男少女多,并且年轻的女人居多,原来这里才得到了答案。
我的到了,岳母家绝对是个偶数,正好四男四女配对。连襟没有来,大姨子是单身,而我小舅子根本就没有娶过媳妇,因为这小子很恋母的,为了妈而要终身不娶。吃完了饭,就开始做爱。按《会规》的规定,在大场合群交,不允许夫妻做爱,也就是说大舅子不能和嫂子做爱,而我也不能和妻子做爱。我做爱的对象就是岳母和嫂子还有大姨子;大舅子做爱的对象是两个妹妹和他的妈妈。我很喜欢和嫂子做,因为她漂亮,上次她让我领教了那嫩嫩的皮肤,肥大的屁股,喷香的小嘴,还有那淫荡的样子。
但事与愿违,因为我毕竟还没有和大姨子做过。于是岳母安排我必须和大姨子在一起。我虽没有心满意足,但也是避开了岳母,心里窃喜。当下,就在屋里都脱光了,岳父和嫂子俩成对儿;大舅子和我妻子搂在一起;小舅子一向口味重,早和他妈缠在床上;我和大姨子抱在一处。
大姨子虽然也胖,长相一点不像岳母,有点像岳父,只是脸盘子比岳父的大,四方大脸,一点也说不上漂亮,但毕竟年轻,我还能接受了。看着小舅子和岳母搂抱着,相互亲嘴,直接呼唤着小名,我差一点吐了。但大姨子很投入,把两条大肥腿夹住我的腰,值么叫着:“妹夫,给我,给我,快点。”我也不去看岳母和小舅子了,专心肏着大姨子,不一会大姨子就来了高潮。这一天,我不知道哪来的劲,别人都收工了,我还仍然肏着。于是,这几个人就在一旁看着我。我终于射精了。岳母拍了一下小舅子的鸡巴说:“你看你二姐夫多行,你再看看你,最早一个完事的。以后你得和你二姐夫学。”
过了一天,单位来了客人要喝酒,这些人很热情,非要我多喝点,我不胜酒力醉了,下午三点多才回家,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。我醒来一看,身边没有妻子,就知道她又到什么地方和人家做爱去了。这时的我不在焦躁,反正那是一个屄,我不肏还不许别人肏吗?再说了,这几天我的鸡巴也没闲着,什么岳母、嫂子、大姨子,包括妻子的几个姨妈,还有漂亮的表妹都肏了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我的头还有点疼,干脆做些面条吃了再睡。
次日,我正常上班。到了中午,同事们还要出去喝酒。就在这时,大舅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接电话?我说喝多了。大舅很生气,说大舅妈想要我,要我马上就到他家修炼。我心中欢喜起来,因为大舅妈虽然四十左右,是半娘徐老,长的也很漂亮,要不也不能生出那么漂亮的两个女儿。我想:“说不定,我还能玩到大舅的二女儿黄鹤呢。”心里高兴,马上答应去。于是在班里请假,说亲戚有事,就下楼叫辆出租车就走了。
让人兴奋的是,大舅去了二舅家玩,家里只剩下大舅妈和黄波、黄鹤三人。黄波和我做过,十分热情,上来就拥抱亲嘴。然后我把双手放开,抱住这娘仨,微笑着看着黄鹤。这黄鹤像小鸟一样飞到我怀里,这一年她才十九岁,模样和花儿一样美丽,我情不自禁的在身上乱摸。这时大舅妈嫉妒了,说:“别冷淡了我啊。”我立刻放开黄鹤,和大舅妈拥抱,也忘不了摸屁股。黄波在一旁笑着说:“别亲热了,让我姐夫先吃饭,然后才有劲修炼呢。”说的大舅妈和黄鹤连连称是。
吃完了饭,我就迫不及待的和黄鹤搂在一起。黄鹤嚷着:“姐夫别这样,你先修炼我妈。”没想到我这个小姨子还挺孝顺。于是我和大舅妈搂在一起,完全是和在我家一样,我趴在大舅妈的身上,左边是黄波,右边是黄鹤,也是三个美女,唯一不同的是这三个是母女。我的手不停的在黄波和黄鹤身上乱摸着,鸡巴在大舅妈的阴道里来回摩擦,就像神仙一样。黄波和黄鹤也不闲着,一边和我亲着嘴,一边乱叫着,一会叫爸爸,一会叫姐夫。我终于忍耐不住,精子在大舅妈的阴道里突突的射起来。然后我才上了黄鹤,这小丫头也是性交的老手,淫荡不堪。一直到了五点多钟,我才再一次和黄波做了一次,但因为已经射了两次,最后这次射的很少。
接下来的两天里,我又到了二舅家,和二舅妈做了一次,然后和二舅的女儿黄莹莹做了一次。先说二舅妈,长相远不及大舅妈,但有《会规》要求,我必须得做,怎么也比岳母长得好好一点,做的也很爽。要说这黄莹莹,才十七岁,刚上高中,青春靓丽,比黄波黄鹤稍微胖一点,阴道也狭窄,做起来很舒服。女人就是有俊有丑,俊的做爱就舒服,丑的做爱自然很难受。到了老舅家,那老舅妈身材矮小,胖乎乎的,长的也不好看,但这也将就了。最主要的是姥姥也在他家,这让我很为难。姥姥都七十多了,腿脚也不方便,满头的白发,脸上全是褶子,牙也掉光了,比我岳母还恶心。但我还是咬紧牙关,和姥姥做爱了,并且也射了。回到家,受了委屈还不能说,背着妻子吐了好几回,还要背着良心说她姥姥很风骚。妻子听了到很高兴,说我才入会不到一个星期,竟然比入会三年多的人还纯正。
星期六这一天,妻子那也没有去,就在家陪着我。我想好长时间没有和她做爱了,想尝尝妻子那天天被人肏过的屄。可妻子断然拒绝了,她告诉我说:“明天就要聚会了,你不留着炮弹,到时候放什么?”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这个快乐家庭俱乐部的会员都是这样的,星期六都要忍耐一天,等着明天快乐。还好,这几天我和妻子家的人做了很多爱,也不是那么特别的需要,所以也没有强求。一夜很兴奋,恨不能马上到明天下午,因为那里的人我还有很多没有肏到的呢。
转眼间就到了星期天的下午,我和妻子早早的就到了大舅家。俗话说: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来人。这里早已经聚集了很多的男男女女,然后又有人陆陆续续的来到。我的眼睛就往年轻漂亮的女人看着,心里琢磨着和谁做爱。正在这时,大舅说话了:“时间已到,没来的我们就不等了,现在我宣布,修炼游戏正式开始!”我是新人,听了大舅的话很费解,怎么这里还有游戏?什么游戏?嫂子一拉我,说:“别着急,等着。”
我看到,大家都没有动,眼睛却看着黄鹤,原来宣布游戏的人就是黄鹤。大舅回过身来对黄鹤说:“你宣布今天玩什么游戏。”黄鹤站起来说:“今天我们玩找朋友。”话音刚落,顿时客厅里乱了起来,只见女人们都站着不动,而男人们往来穿梭,不时的拍打着女人的肩膀。
原来,“找朋友”这个游戏是大舅从日本学来的。玩法是这样的,男人在女人肩膀上拍,拍到谁,谁就是今天的做爱对象。因为这里女人多男人少,所以男人要拍多数女人。为了避免女人被重复拍,被拍过的女人马上要跟着拍她的人走,而走起来的女人是不准再被拍的。我也不懂这个规矩,站在那里一动没动,傻呵呵的看着他们。岳母毕竟是偏袒我这个女婿,站在一旁叫着我的名字,然后说:“傻站着干什么,赶紧的找漂亮的拍啊。”可我不懂,仍然站在那里。
不一会,拍的游戏就结束了。只见每个男人身边都站着几个女人,即使不是年轻漂亮的,也是像老姨和大舅妈那样半娘徐老。这里有规定,只要大舅喊一声:“结束。”人们就不动了。肯定有剩下的又老又丑的女人,开始抓阄分下去。因为我没有参与拍,这些老丑女人就全归我了,足有十多个,都来到我身边。大家一看都笑了,原来像什么姥姥、岳母、三姨等,还有几个又老又丑的女人站在我身边。倒是嫂子偏袒我,说:“他还不懂这些呢,不如重新拍。”大舅子不干了,因为他拍到几个即漂亮又年轻的女人,包括黄波和黄鹤等,他说:“这是铁的纪律,怎么能更改?”为了这事,嫂子和大舅子夫妻俩还吵了起来。我一听大舅子的话,就明白这里的规矩了,笑哈哈的说:“都别说话了,这些都是我的了。”说完我抱着岳母亲嘴,然后又去亲其他的人。大家见我这么深明大义,很是佩服我,都说我是个好人。
在大舅一声令下,人们开始脱衣服做爱。我先和毕姨做爱,说起这个毕姨有点话长,就简单的说一下吧,她是我和妻子的介绍人,她身材高大,四方大脸,屁股比别人的要宽许多,但毕竟快五十的人了,皮肤有些松懈,但她是我这里最漂亮的人,所以是我的首选。我一边做爱,一边偷看着别人,发现他们并不是像我这样专门肏一个人,不时的轮换着,就拿大舅子来说,他一会肏黄波,一会又肏黄鹤,一会又肏别人,忙的不可开交。我终于明白了这个规律,也学着样子开始轮换起来,但最后还是在毕姨的阴道里射精。
我以为第二次做爱要重新拍,结果这个游戏,是既然你今天拍到谁了,就不能和别人交换。我只好忍住恶心,又在叶姨阴道里射精。到了五点,总是有人离开这里,都是女人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些女人都是有家的,害怕自己的丈夫怀疑,才早早离开这里的。这女人一走,有的身边就没有女人了,于是来求别人身边的女人,这也是《会规》中提到的,是允许的。我身边的老女人很多,他们自然到我这里索取,借此机会我把姥姥、岳母和三姨给了别人。但即使是这样,我身边还是一些老丑女人。还好,我已经习惯了,第三次射精是在朱姨阴道里,尽管我身边都是些老丑女人。但还是射了三次。我岳父他们老头,虽然搂着年轻人,但都只射一两次,毕竟人老了,不如我们年轻人。
之后的一个星期里,我们仍然打电话联系,单独聚会。我先到了二姨家住了两天,她的大女儿小利、二女儿小群,还有两个儿媳妇修炼了。然后到了三姨家,虽然三姨相貌丑陋,但也有个漂亮的女儿,我在她家里,三姨夫和他的儿子大海,还有我三个男人,轮番的对三姨和女儿做爱了。当然我也忘不了黄波和黄鹤,把两个找到家里来,加上妻子玩了四P ,让我确确实实的高兴了一番。接着我又去邻居四哥家,和四嫂还有他的女儿玩了一天。然后就又到了星期五,我们都按着规矩忍了一天,就等着星期天的激情。
本想在大舅的家里,还能像上次那样玩拍的游戏,令我没想到的是这里的游戏花样翻新。这一天,黄鹤来宣布玩“摸瞎灯”的游戏。大家都懂,而我却不懂,不知道怎么玩,只能傻傻的看着。老姨偷偷告诉我,“摸瞎灯”就是把灯关了,你摸到谁,我这才明白,眼睛一直看着妻子的同事张小红。黄鹤说声:“开始。”就把灯关了。眼前一片漆黑,就听着客厅里一阵乱糟糟的。我直接奔向张小红地方,一摸,竟然没有,往边上一摸,还真摸到了,也不多说话,按到了就脱衣服,然后就干,对方也不做声。这个张小红,长的很漂亮,以前我就对她十分爱慕,没想到的是今天我如愿以偿了。
我正肏的起劲,就听大舅说话了:“大家不要动了,看看你们是不是找到自己想找的人。”随后客厅里的灯打开,如同白昼一样,我低头一看,哪是什么张小红,原来也认识,是我朋友的妻子小芳。大舅开始问:“大家摸的是不是自己想找的人?”这时大家哈哈大笑起来,相互指着,都笑弯了腰。那景像我现在还记得,原来岁数最小的老舅儿子正抱着奶奶肏;而二姨夫夫妻在一起,这也叫缘分吧。大家笑作一团。我又看到,那个张小红在二舅的身子下。
其实小芳也不错,高高的身材大屁股,四方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,只是嘴唇翻翻着不好看而已。当人们都说找错人的时候,我却说我没找错,就是找的小芳。大家都投来羡慕的目光。当然也有人说我嘴硬,其实根本不是找的小芳。大舅说:“就别管找的对不对了,我们接着干。”于是也不关灯了,就在客厅里大家又干起来。那天小芳让我肏的高潮连连。之后,第二轮“摸瞎灯”开始了,我仍然没有抓到张小红,却抓来小芳的朋友秋慧,长的也不错。这回开灯,大家也都笑了,原来老舅抓住的正是姥姥,刚才是孙子肏奶奶,现在又是儿子肏妈妈了,又把大家笑弯了腰。
转眼又到了五点,和往常一样,一些女人走了,小芳和秋慧因为有家庭,都走了,带着满意的欢笑走了。庆幸的是张小红没有走,因为她已经离婚,不在乎玩多长时间。于是我第三次终于抓到了张小红,虽然我已经射了两回,但我还是在她阴道了射了,我感到很满意。这次玩耍,和前两次一样,像岳父这个岁数的人,都只射了一次,毕竟岁数大了,不如我们年轻人。
闲话少说,转眼过了一年。在这期间里,我和这里所有的女人都做过爱,有的还多次做爱。
这一天,是值得纪念的一天,是快乐家庭俱乐部大喜的日子,成立四周年的纪念日。这是一个庆贺的日子,大舅家就像过节一样,人也来的是最齐的,一时间大舅家的客厅里的人黑压压一片,几乎站着的地方都没有了。没想到的是,就在这一天里,本来团结一致的大家庭产生的分歧。
这件事是由体制引起的,因为这个俱乐部是男少女多,四年来在一起做爱,难免得女人要受一些苦楚,达不到高潮。所以老姨提出要再多招一些男士,年轻的最好,这里男女数量平等了,女人们也就能享受到应有的快乐。她的提议得到很多女人的支持,当时我也思想极度开房,成为唯一一个男性的支持者。没想到这个提议却遭到大舅几个保守派的反对,大舅说这个组织是秘密的,现在能壮大到这个程度已是难能可贵的,他害怕人多嘴杂,难免要走漏消息,坏了大事,遭到公安局的打击。大舅的话也在理,一下说的老姨的支持者哑口无言。可老姨问:“我们得不到快乐怎么办?”大舅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。
我虽然才加入一年,但此时的我靠非凡的组织能力,也算是有些说话权了,于是我说:“不如这样,买一些电动鸡巴,这样我们既不用招新人,还能解决女人的问题。”我的办法立刻得到了老姨一些女人的拥护。可是问题在于这里一切都是免费的,资金完全是由大舅出。而再要大舅出钱买电动鸡巴,大舅却不同意了,毕竟大舅也是吝啬的人。
于是我再出主意:“不如这样,既然是俱乐部,我们都是会员,能不能每月收会费,每个人一百元。这样既解决了花销问题,也不需要大舅出钱。”毕竟这里的人几乎都有工作,每个月拿出一百元是不成问题的。这个提议,老姨这些人也同意,大舅也同意。可一向更吝啬的大舅子却坚决反对,他说他挣的少,一样拿钱不公平。既然有人反对,大舅就犹豫起来。
大舅子态度却得到我妻子的支持,她认为我们是两口子在这里,每次就要拿二百元,觉得亏了。当时,嫂子曲婧和大舅子吵了起来,我的妻子也埋怨我傻,出馊主意。立刻场面就乱了,两派争论起来。但最终还是大舅说话算,他决定即不招新的男人,也不买电动鸡巴,以后男人要努力满足女人。大舅的决定虽然遭到很多嘘声,但这里确实大舅做主,这件事也就铁板钉钉,无可改变了。当下大家做爱也很激情,但心中总有一种压抑。
第二天一早,我正常上班,忽然接到老姨的电话,要我到张小红家,说有事要商量,挺急的,还特意告诉我,不要告诉别人。我不敢耽误,连忙请假,说家里有急事,就骑着自行车来到春城小区。我不知道张小红家在哪里,给老姨打电话问,老姨叫我在原地等着,一会有人来接我。不一会黄波来了,她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着,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公寓前,黄波说:“到了。”我和黄波走进楼门,坐上电梯,一直上到十层楼。在电梯里,我情不自禁的要搂抱黄波,摸摸屁股什么的。黄波说:“姐夫别扯淡了,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呢。”我真不知道男女性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,心里十分疑惑,跟着黄波下了电梯,走进A 座的张小红的家里。
张小红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,在学校被称为校花,后来和妻子一个单位的。因性生活很不检点,早就离婚了。她和妻子的关系一直不错,还曾经给妻子找了一个男人,妻子把她当成了恩人。后来妻子加入快乐家庭俱乐部,就把她招收了。张小红的前夫是大款,拥有千万资源,在外面也有几个小三,所以张小红就和前夫三心二意,暗地里积攒了不少的私房钱,离婚后就偷偷的买了这套公寓。我为什么要这样详细的介绍张小红的,因为她在后来是一个重要人物。
我走进屋里一看,装修很讲究,客厅有五十多平米,大大的窗户,十分敞亮。三人沙发上坐着四个人,老姨、嫂子、大舅妈和黄鹤,这四个人绝对是快乐俱乐部的主要成员。旁边或站着或坐着也有二十多个,都是女性,因为这一年里性生活,我都认识,就不一一介绍了,张小红坐在靠卧室的门前。当下,小芳和秋慧见我进来,立刻站起来,把一把椅子让给我坐。我看到这里所有的人,表情十分庄重,看起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情要找我商量,但我始终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只能静观其变。
老姨先发话:“外甥女婿,昨天谢谢你对我们的支持。”原来是这事,我的心里开始有点明白了,看出来,这里都是老姨的支持者。我说:“没有什么,我了解你们女人的痛苦。”大舅妈说:“有你这句话就可以了,我们真心的感谢你昨天的支持。”我说:“不用谢,我们不都是一家人嘛。”我说的很轻松,但我知道今天绝不是为了感谢我,才让我到这里来的,她们一定是有目的的。听了我的话,现场不再是沉闷,都开始说话,大多都是说大舅不近人情,一时间乱哄哄的,都是埋怨声。秋慧心直口快说:“若不是我对组织忠诚,为了这一点小事,我都想脱离俱乐部了。”看来情绪都不小。
接着,老姨话转正题,看着我说:“今天,我们商量好了,就是想借小红家这个地方,谈谈我们的想法。”客厅里立刻又鸦雀无声。过了一会老姨才说:“我们像另立一个快乐家庭俱乐部,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。现在这些人都同意,你同意吗?”我犹豫片刻说:“这不是背叛大舅了吗?”黄鹤说:“不,这里的事不让我爸知道,我们是秘密成立的。”大舅妈说:“是的,还是按俱乐部的宗旨,不招收新人,只我们这里的人知道。”我摇摇头说:“没明白你们是什么意思?”嫂子笑了一下说:“昨天你还没有明白吗?我们得不到满足,而我们特别想在俱乐部里得到满足。”我一听吓了一跳,这里只有我一个男人,怎么能满足二十多人?老姨看出我的想法,说:“我们只是想在这里购置你说的电动鸡巴,来满足想要满足的人,这回你明白吗?”我立刻明白了她们的想法,原来是在张小红家另立据点,买电动鸡巴满足自己。
但我还不明白一点,她们既然决定私下里购置电动鸡巴,为什么要找我。老姨说:“我们找你来,是因为这里是新建立起来的俱乐部,群凤无首,需要一条龙来掌舵。”大舅妈说:“说明白点,就是要你做我们的领导。”我毕竟是被洗脑过的,说:“这对大舅不公平吧?”黄波说:“我们全家三口人都在这里,你怕我爸做什么?”老姨低下头,一字一句的说:“如果你同意了,现在我们这个快乐家庭俱乐部就成立。如果你不同意,我们就解散。但请你不要告诉我哥。”我四下看去,她们也都看着我,眼光是那么殷切的期盼。我看到这里的女人,大多都是我心满意足的,心潮澎湃不已,装作下了很大的决心,说:“好吧。”当即,小小的客厅里欢腾起来,纷纷来和我拥抱亲嘴表示庆贺。
未完待续……